manbetx报道:涞难芯恐校焉岫⒁獾剑淙幌执缁岱⑸撕艽蟮谋浠嗣窃嚼丛浇槭幼魇巧缁嵘畹闹氐恪K⑾郑秩缃裥矶嗳硕园樯髦稚鳎映ち私峄榍暗南嗷チ私馐奔洌嗣墙柚涡紊淖灾椤⒃又尽⒉┛汀⒌缡庸悴ネ芽谛愫椭瘟剖Γ纫酝魏问焙蚨几Φ鼐楹突橐觥K嵝牛热粼谌死嘟讨校嗣怯谢峤岢啥靼槁拢巯抡鞘焙颉?/p>

  近期,费舍尔的《我们为何结婚,又为何不忠》被引进中文版,新京报借此对她进行了一次采访。她从人类学角度谈到对爱情、婚姻和背叛的看法,她也提到全球疫情给人们的感情生活带来的新变化——许多人无法走出家门与心爱的人或者渴望进行初次约会的人见面,但这种特殊情况下形成的筛选伴侣的过程,让人类的求偶活动进入了一个新阶段,“这样的交流阶段,可以让我们少一点‘吻到青蛙’。”

  新京报:从人类学角度看待“爱情”和人们通常理解的“爱情”有什么不同?你认为爱情是可以被描述和研究的吗?

  海伦·费舍尔:如果在街上询问路人:爱情是什么?他们可能会说:这是一种奇异的、超现实的感觉。

  我刚开始研究这个题目的时候,有人跟我说,“你没办法研究爱情,因为这是种超自然的现象。”但我想,愤怒和恐惧都不是超自然的,为什么爱情就是呢?我不确定人们会如何描述爱情,也许会说爱情就像诗歌或音乐。不过,从我们的研究来看,在对超过百名被试人员进行脑部扫描之后,我们注意到大脑回路对浪漫爱情的反应,掌握了一些基本特征。

  电影《爱在黎明破晓前》剧照。

  当你坠入爱河时,首先会出现一种我称之为“特殊化”的现象——这个人会在你眼中变得特殊,就像停车场里的这部车会不同于其他车辆一样,对方居住的房子、喜?